微博@车斤月_,
剩下看置顶

© 车斤月
Powered by LOFTER

【雁俏】九方异怪录 番外二·《铭心》

短,是个番外,我没抓错别字,将就一下

其实这个番外我一直都很想写,现在终于抽出时间来了

霓裳视角,俏也变回来了,讲的只正文很久之后的事情

前言不搭后语,bug一堆,可能有点雷,ooc预警

九方正文手机版点合集


+++


  上官霓裳有一个哥哥。


  他们的父母过世的时候,霓裳还只是个小女娃,那份伤痛并未在她的心中留下太多的波澜,反倒是年长些的上官鸿信印象更深。他的哥哥返祖的血脉显现的太早,满月之后就被抱回了王城,在羽国之主的身边养大,每年回家探望一次,那样特殊的身份,自然要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敏感早慧。


  十三岁的年纪,碍于那血脉的影响,他外表看上去已经和成...

比心心给你!!

長河:

给 @车斤月 太太的Embrace画了同人图,真的好有感觉超喜欢www

厚颜无耻求不嫌弃

买!!!

手捧可乐情绪稳定:

场贩&通贩方案更新

明信片和它的使用指南,CPP


小广告,佛系链接

因为确认能搞场贩了,所以通贩还是预售模式

基本信息如图如图,贩售信息如下


✨通贩 ‖ 全款预售

    定价:45 RMB

    电脑版:点我

    手机版:见P3

    开放周期:11.27 — 12.10...


露中单篇车基本锁了,后续怎么样看情况
布袋戏冷到也没什么,但用了wb外链的肯定要换链接
周末整理文包出来,露中的朋友想要的跟我说一下
就酱咯

最后
掀桌的人都是垃圾啊垃圾

【雁俏】Embrace

吸血鬼x猎人paro【我最近跟这个设定杠上了

雷,ooc,流水账,普通甜文,瞎扯淡,bug一堆 

特等席: @寒灯千彻 

注:标题取信奉含义,也有初拥的意味,想要什么感觉随心所欲就好

+++

lof说有敏感词所以

小甜饼,不是车,但是被屏蔽了

工作太忙国庆都没放假……心力交瘁
生活原因加上最近要准备一个考试我闭个关,幸运的话这个月下旬就能松快点,到时候再见吧

【宁雪】凡人三等 中

慕容老爷子跟原剧性格有一定偏差

因为这文大构思来的时候慕容烟雨还没出场,ooc大家将就一下吧

大概再来一发完结

+++

  中

  慕容家的大宅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,又奇妙的划分出一片寂静的空地。他能够闭着眼数轻每一块地砖,每一扇窗。但这片地界在他眼中,不过是死气沉沉的墓地,漆黑铁艺大门就是那块无字墓碑。

  这巨大的豪宅是他生长的地方,草丛下的泥土中藏着他的血。这是他最不想承认的根,不论他离开多远,黑柏漫长的枝叶缠缚那被埋葬在里面的鲜活灵魂,余下的一半生命就永远都不得解脱。

  车子穿过空旷前院停在门前,他跟着慕容宁进了下车,走过台阶,甫进入房门。便听见一个暴躁的声音炸雷一...

文手二十题

首先感谢 @寒灯千彻 给我这个答问卷的机会,填了一下还挺好玩的哈哈哈

今天有个姑娘在提问箱问了我用什么软件写东西,跟这个题里面有个问题是一样的,就一起回答了,软件是word,主要是我电脑装word会迷之卡壳,被我卸了之后就用的是wps了


01.笔名,简述由来


    车斤月

    因为我第一部看的日漫是死神来着,很喜欢天锁斩月那把刀,甚至收了好几个版本的模型,至今仍旧热爱。最开始的ID是一护家斩月,但是后来觉得太长了索性把后面两个字拆开,看着还挺有意思的。...


【雁俏|联车】意外之喜

这不是第一辆,也不会是最后一辆【ntm】

寒灯千彻:

向哨paro,看清是向导雁x哨兵俏


    风花雪月组联车第二发,差不多9k,从欢庆七夕变成欢庆中秋【


    顺序:@车斤月 →  @一川风华 → 我


    ooc/bug见谅,没有问题的话:


    ⭕点我



中秋快乐❤️




感言...

我喜欢雁俏是因为他的厚重啊
他们排斥,不能认同,但心里却也足够尊重对方为对手,某种程度上相融,但本质却是分离的两条线,默契自生,痛苦自饮。
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究竟行走在怎样一条绝路上,也没有人更比他们厌憎对方。
这种感情复杂又多变,随便挑一个侧面看都无比迷人。
他们能够有无数种发展,最后摆脱不掉的是宿命一样的伴生与对立。
这真的是一对可以挖着写很久的师兄弟,虽然我写的还不够厚是实话了。
深夜胡扯一下,睡觉睡觉

【宁雪】凡人三等 上

慕容宁x慕容胜雪

现代AU,我流脑洞,三观不正
开篇是车,但不算很肉

ooc预警

这是一个认命的外链

链接打不开的话点一下右上角浏览器打开

【苍俏】见色起意

*名字好像很黄,但这文超纯,现代架空,校园设定

*私设遍地,谨慎点阅

*ooc预警,不明显但是双向暗恋

 

+++  

  下课的时候,俏如来收拾了自己的书本从座位上站起来,时间是下午三点四十五,窗外正在下雨,淅淅沥沥落得欢。

  他现在面临一个难题。他的学生证在寝室里,但是刚才上课的之前通知了要今天下午六点之前要收齐,校际公交的站点离这里有十多分钟的路程,而从这栋教学楼走回去大约需要三十多分钟。但无论是那一个选择,现在的天气显然并不适合在没有遮蔽的地方步行。

  他没带伞,只能站在教学楼的门口看天,正在思考是要冒雨去在站台,还是直接冲回宿舍。

  ...

1/15